欢迎进入广东麻将技巧【真.七逃】
服务咨询热线:400-0258473

广东麻将烟台栖霞苹果收购价格一天涨一毛 栖霞

更新时间:2021-05-28 17:06
 

  没有任何征兆,2010年农产品涨价的多米诺骨牌砸到了苹果这张牌上。而在中国苹果之都——烟台栖霞,每斤苹果收购价几乎一天涨一毛。即使如此,从广东、哈尔滨、湖北、湖南等全国各地蜂拥而至的抢购大军,仍然达到往年两三倍,他们豪掷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寄望从高价苹果中分得一杯羹。 本版文/图 记者 任峰 张恒 栖霞、莱阳报道

  每年10月都是收购苹果的旺季,此时的中国苹果之都栖霞更是热闹非凡。操着东南西北各方口音的苹果收购商齐聚于此,抢购苹果。弯曲的丘陵公路上尽是一辆辆收购苹果的大车,有时能排出几百米。尽管收购商们对高价苹果的未来走势也难以作出判断,但这是以后的事了,眼下的主题是收购。

  这是27日上午记者在栖霞杨庄榆科顶村看到的一幕。一上午,当地苹果收购商孟奎就已经收了5000多斤苹果。30多岁的孟奎是果农,自己既种苹果,也收苹果。

  大约一个月前,孟奎就在路边搭起了一个窝棚。“得选个好位置,买苹果卖苹果都方便,”孟奎一边往草苫子上倒苹果一边说。当天天气不错,孟奎忙得一身大汗。不过,看得出他的心情不错。

  “我从8日开始收苹果,开始几天,价格还算平稳,稍微高过去年。但是从15日之后,几乎一天涨一毛、一天一个价。”孟奎翻着账本说。

  以80果径(果实最大横切面的直径为80毫米)的苹果为例,现在价格为每斤3.4元,而去年的价格是每斤2.5—2.6元。果径75的苹果收购价为每斤2.7—2.8元,而去年的价格是每斤1.7—1.8元。据此计算,涨幅大约在30%—55%之间。

  苹果价格高涨,收苹果的人也多了起来。实际上,像孟奎这样的当地收购商严格说起来是代购商。果农将苹果卖到他们手里,然后他们再将苹果分类包装,卖给来自全国各地的采购商。

  由于今年外地客商增加,像孟奎这样的代购商也比往年多了起来。在从莱阳至栖霞的公路两侧,随处可见这样的代购点。在密集的地方,几百米甚至几十米就有一个代购点。

  果农通常用手扶拖拉机装满苹果沿路行驶,遇到一个采购点便停车询价。如果价格合适,即成交。如果价格未谈妥,再去下一个收购点。

  “今年形势特别好,再小的苹果也能卖出去”,正在卖苹果的一位果农说。而由于收购点的增加,代购商也显得比较慷慨,几乎都能给果农一个相对满意的价格。

  田间地头的苹果价格“噌噌”往上涨,苹果“期货”的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记者在栖霞苹果电子交易市场看到,挂单的几个品种都一路飘红。“去年三级果的价格才一块六,广东麻将今年涨到两块五了。”栖霞苹果电子交易市场副总经理许阳对记者说。

  按他的分析,电子交易是和现货联动的,在某种程度上互相推动。“如果电子交易上能卖出高价,谁也不会在现货上低价出手,反过来也一样。”

  作为苹果收购“承上启下”的一个重要角色,代购商们今年显得格外忙碌。“一个月前窝棚就搭好了,7号住进来的”,林光指着他两口子临时的“家”说。

  这是一个极其简单的窝棚,十来根胳膊粗的木棍顶着一片毛毡布,毛毡外面铺着一块塑料布。窝棚外面堆满了箩筐和塑料编织袋。箩筐旁边趴着一只正在晒太阳的大狗。“这时候少不了它”,林光边说边扔给狗一块烙饼。过去的几十天里,这里既是林光两口子收苹果的仓库,也是他们吃喝拉撒睡的住所。

  虽然窝棚很简陋,但占用路边的土地并不是免费的。一般说来,像林光这样的代购商都是提前在公路两边画出一块三四百平方米的地块,而占地又需要交给农民费用。因为收苹果的人多了,占地费的价格也跟着涨了起来。

  “去年跟俺家要了六百,今年涨了一百五”,林光的妻子说。但这个价格比起栖霞苹果大镇蛇窝泊的占地费来,只能是小巫见大巫。“像我这么大的地方,在蛇窝泊镇‘占地费’得到四五千元吧。”林光说。

  素有“江北水果第一镇”美称的蛇窝泊镇,位于栖霞、莱阳、海阳交界,2008年苹果产量达到5亿公斤,是南北苹果客商聚集最多的地区之一。

  自从苹果开秤收购以来,林光两口子就没闲过。一面忙着收自己家的几亩苹果,一面帮客户代购。抬筐、卸货、包装,忙得脚不沾地。平均每天下来得收一万多斤苹果。所以,林光媳妇包里总有一两万的现金。这也是林光为什么在窝棚口养一只狗的原因。

  因为人手不够,林光雇了四个临时工帮他分装苹果。“每人每装一斤苹果挣6分钱,一天下来他们能赚八九十块钱吧。”即使这样,林光也几乎没有时间休息。“今年外地来收苹果的多,客户催的紧,每天晚上11点多睡,三四点就得起来忙活。”

  到昨天为止,林光已经在窝棚里睡了20天。连日的辛劳让他看起来脸色有些憔悴。“每年都这样,只是今年更忙”。对于他来说,只要能多赚到钱,辛苦一点不要紧。

  不过,对于能赚多少这个问题,林光显得很低调。“现在还没算过”,他挠着头说,“其实也多挣不了多少钱,我估摸着到现在挣个五六千吧,都是辛苦钱。”

  面对高价苹果,有人红着眼睛杀入,也有人斟酌再三,决定罢手。王明珍选择了后者。

  王明珍是淄博的一位苹果商,做了十几年的苹果生意,是位苹果“老客”。每年10月,王都要到栖霞采购一批苹果。

  然而,今年的苹果价格着实出乎他的意料。“去年苹果行市不错,我自己也预测今年苹果价格会有所上涨,但没想到涨得这么高,超过我的预期”,王明珍说。“如果现在一斤苹果按三块八算,加上仓储、运输、包装、人工成本,得加价六七毛钱左右才能保本,再加上合理的利润,一斤苹果明年得到五六块钱甚至更高,我觉得明年市场能不能接受这个价格还是问题。”

  事实上,王“老客”的担心和他的一次“惨败”有直接关系。2007年以前数年,苹果行情持续看好。当年秋天,他与合伙人存了二十万斤苹果,当时的收购价格为1.8元/斤,加上每斤0.45元的储存费,每斤成本高达2.25元。到2008年发货时,苹果市场价格一落再落,平均价格仅为1.2元/斤左右。当时,业内有种普遍的说法是“存一斤赔一块”。做了十几年苹果生意的王明珍没想到,自己也在“阴沟里”翻了船。

  那次“惨败”有点伤了老王的“元气”。见多识广的他做生意也比从前小心了。“虽然说高风险才能赚大钱,但我本小力薄,经不起折腾,钱让别人去赚吧,我落个踏实”,王明珍自嘲地说。

  对于游资炒作的说法,王明珍也有自己的观点。“我不知道是不是有游资炒作,但只要不违法,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这很正常。”当问及如果有足够的钱,今年会不会存苹果时,王笑了笑,“不好说。”

  苹果涨价,果农多少都会从中受益。正在卖苹果的老宋告诉记者,今年虽然产量减少了,但是因为收购价格极高,80果径—级果每斤可以卖到三块七,比去年高出将近1块钱。所以他的收入略高于往年。

  而更让老宋高兴的是,不但好苹果好卖,连往年收购商看不上的烂苹果也能卖出去。据了解,在往年,如果—个苹果烂掉三分之—以上,果商们没兴趣搭理,果农只能当垃圾处理掉。而今年情况就不—样了,即使苹果烂掉三分之—以上,果农仍然能够以5毛钱—斤的价格很顺利地卖给果商。以前卡得很严格的苹果等级开始松动。“今年如果按照去年的标准,是收不上来的,所以果商们都妥协了。过去如果有个黑点,是不能卡到1级的,现在果商主动降低了标准,看着果子差不多就行了。”

  不过也有果农表示,虽然价格涨了不少,但是因为种植成本也在增加,所以并没有赚到钱。“农药、肥料的价格都在涨,一亩地的成本得3000多元,我家苹果今年产量不高,现在还有好几车苹果没卖,全部卖完的话,估摸着和去年收入持平。”